逐夢田間的水稻碩士:用科技種一方良田

發稿時間:2020年05月15日來源:黨委宣傳部 作者:許天穎

5月,北太湖之濱,綠油油的麥田正旺盛灌漿,對于34歲的壯族小伙子黎泉來說,這是水稻育秧之前的重要準備期,乘著麥子未成熟,他要做的是每天開著拖拉機翻整土地,早上5點起床,之后一直忙到天黑。從2013年南京農業大學農學院研究生畢業,他在距離家鄉2000公里外的這片江南沃土間,已經忙碌了整整7年。

研究生畢業了還來種田?

如今,在位于江蘇省蘇州市相城區望亭鎮的御亭農產園,說起黎泉,干活兒的大爺大媽們并不感到陌生,“小伙子是研究生,也來種地”。

2012年,還在南京農業大學讀研的他,被學校派到蘇州迎湖農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實習,配合研究太湖稻區高產栽培課題。雖然是農業院校的研究生,但是小伙子踏實、肯干,55歲的公司董事長朱偉琪一眼就相中了。

在黎泉的廣西老家“九分石一分土”的特殊環境下,農業機械化很難推廣。他記得,小時候一早跟隨母親上山干活兒,到太陽高照時就下山。家里的地雖然不太多,但卻分散在山里五六處。

實習期間,他看到當地的機械化種植,學習作物栽培學與耕作學專業的他被深深吸引:“機械化程度高、地規范平整、靠近太湖、魚米之鄉”,黎泉說,這里的一切,符合自己對于理想農田的所有想象。

在老家村子里,考上大學并讀研的年輕人很少,黎泉是其中一個,這一度讓父母引以為傲。可一個碩士生跑到離家2000公里外的農村種地,父母起初并不理解。

可是從小就喜歡農田風光、有著農業情節的他,已經下了決心,“我就是想做自己專業的事,我要種的田,和父輩不一樣”。

水稻好比人生長科學方法來測量

黎泉說的“不一樣”,是指理念和方法。

小時候跟著父輩下田干活,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,憑經驗、拍腦袋的。研究生期間,在導師丁艷鋒教授團隊,經過精確定量栽培技術的系統學習與實踐,再說起種田,黎泉腦子里首先想到的是,水稻是有生命的,要充分了解其生長規律才行。

他舉了個例子,“葉齡模式”,就是根據水稻的出葉數,來判斷水稻的生育時期,因而采用合適的管理措施,比如根據葉齡來精確判斷什么時候施什么肥、施多少肥。

上學的時候,丁艷鋒教授打了個生動的比方,“跟人的生長一個道理,早餐、中餐、晚餐吃多少要定量,吃多了會虛胖,吃少了又營養不足”。

水稻精確定量栽培技術,就是給水稻科學定制“營養餐”,根據作物的生育規律,以最少的作業次數,在最佳的生育時期,使用最適宜的培育技術,最終達到“高產、優質、高效、生態、安全”的綜合效果。

可是,在農村想要推廣一項新技術本就不易,周圍的農戶大多是種了二三十年地的“土專家”,憑什么要聽一個剛剛畢業的毛頭小伙的?

說干就干,黎泉用事實說話,一年下來,用上新技術種植的農田不僅產量高、品質好,還少施了化肥。原先固執的農戶跑來一看,不由感嘆,“這田,看起來舒服!”

而自己的父母,也從當初的不理解,變成了如今的引以為豪,“我兒子,在江蘇搞農業,他是用科學種田,種的是機械化、大規模的田!”

在一線,不會實戰操作就沒有發言權

為了實現田間有效管理,黎泉從2013年畢業時開始學習農機操作。如今,他熟練掌握了拖拉機、收割機、插秧機、植保機等操作,成為公司最出色的農機手之一。

雖然畢業多年,但是與學校和導師的聯系從未中斷,導師研發了新技術想要在田間推廣,黎泉積極踐行;黎泉在生產中遇到了問題,有些是自己專業領域之外的東西,學校也會橋牽線、協助聯系。

這兩年來,從蓖麻、香根草的殺蟲作用,到利用雌性激素的生物防治方法,從油菜花旋耕入地,到土地翻耕等土壤肥力提高法,黎泉像在實驗室里一樣,不斷嘗試、不斷創新,很多東西在他手里“出了新花樣”。

“因為不賺錢,一般農戶不愿種油菜花,更不愿直接旋耕入土。其實,把土地改造好,種出的大米口感更好。”黎泉介紹,他們嘗試用米糠作肥料,把米糠均勻地撒在水稻田表層,將土層封閉起來,使雜草不能生長。

在整個水稻管理上,他們做到不用化肥、不用農藥,終于種出不撒一點兒農藥的有機米。為此,他所在的公司在2014年拿到了蘇州第一張有機大米證書。

7年來,從初出茅廬、紙上談兵的毛頭小伙,到育秧到成米的每個環節都能全程介入,黎泉看著親手培育的水稻一點點長大,直到開鐮收割,脫粒成米。

“農業有奔頭,眼光要放長遠”

早上5點,一路忙到天黑,黎泉說,45月份是兩季作物的過渡期,4000畝地,20天內要完成施肥、旋耕、平地、插秧多個程序,機器助力之外,就是苦干。

2014年,黎泉被派到東北考察兩個月。為了能全程跟蹤水稻生長,他堅持和農場工人一同勞作。凌晨1點多,他和工人們一同運秧苗,晚上7點才收工。因為太困,他常在等待運秧車的間隙躺在編織袋上睡著。

相比其他行業,做農業辛苦,學農的學生一般不愿到一線去,黎泉說,公司也來過不少有文憑、有學歷的畢業生,但時間不長,都沒能安心留下來。

“做農業,眼光要看得長遠”,黎泉說,“現代農業的概念和以前大不相同,穿著皮鞋一樣在地里干活。”

據黎泉介紹,公司去年采購了一臺無人駕駛的插秧機,通過設定好的程序和路線,插秧機自己在田里運作。

這就是未來農業的圖景,解放人力和雙手,讓機器在田里忙活。

“行業缺人,”黎泉坦言,周圍大多是五六十歲、沒有接受過專業知識的培訓、對新技術、新知識不接受、難上手的農戶,“很需要新型職業農民加入到我們的隊伍中來”。

近幾年,隨著“鄉村振興”戰略推進,政府對農業人才、農村基礎設施的投入不斷越大。2015年,黎泉獲評“陽澄湖農業突出貢獻人才”,獲得30萬元安家補貼。2018年,在蘇州望亭鎮舉辦的首屆豐收文化節活動上,黎泉被評為望亭鎮十佳農民。

“專業學生,畢業了在一線從事專業的工作,一點不浪費。”說起自己的這位學生,南京農業大學水稻栽培團隊負責人丁艷鋒教授非常驕傲。

在學校讀書時,黎泉想著,如果能天天走在田里,看著一望無際的風光,該有多好。如今,操控著無人機、穿上了西裝皮鞋,他成了一位不同于父輩的“稻田守望者”。

黎泉說,“我希望通過我們這一代青年人的努力,把科技基因不斷注入傳統農業,讓農業煥發新生機。”




  

  


編輯:黨委宣傳部

閱讀次數:1

新疆福彩网